番糖的糖

all闪党,主推拉二闪。
正在尝试周更,但大概还是咸鱼T_T

【拉二闪】遥远不远

※司机没考驾照

※正剧向

※有大量私设(考据党求放过)

       “老师,英雄王和太阳王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他们来后总腻在一起。”

      脆生生的童音略带不满的嘟囔,汪蓝色的眼睛写满疑惑。撑在桌子上的双手与踮起的脚尖一齐向上发力,终于勉勉强强的看到那了放在高自己半头桌面上的书,纸面已经发黄,字迹也被时间磨平了棱角,但由于收藏者的爱护没有出现破损。

      “谁知道呢”抚摸着女孩纤细柔软的金发,坐在桌前的花之魔术师笑着说道,在看到对方应为这个回答而露出苦恼神色后,便干脆的将其抱起放在腿上。女孩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绷紧的肌肉直到恢复平衡才放松下来。

       “啊……我想起了一些事。乘那两家伙不在,阿莉,要不要听一个王与王的故事?”

※※※※※※※

       埃及的夏季带着闷人的燥意,被夜晚吞噬的诺大宫殿此刻静默无声。杉树皮制成的火把在绘着古老图腾的墙面上忽暗忽明。沉吟的术语与魔术阵所散发出的刺眼光亮在昏暗的工房内悄然进行。

        “王,您刚上位不久根基还不稳固,朝臣又多异心,难以信任”

            “您需要召唤一名成熟的辅助者”

      昨夜的对话还在耳边回响,虽不满于这不信任的话语,但事实毋庸置疑。三个绝对命令,六十天的现世时间,供给魔力的多少也完全由召唤者定夺,不会留下任何隐患。这样的辅助者远比臣民更好控制,对称霸之路也有诸多益处,是很完美的选择。而为了更准确的召唤,早在前夜尼托克丽丝就已准备好圣遗物,对方是历史上有名的军师。随着刺眼光芒的越来越强,在一切尘埃落定前,奥兹曼迪亚斯亲眼看见一条金黄色的蛇窜进魔术阵中——糟了!

      来不及停止仪式,强烈的白光在下一秒覆盖整个工房。早在开始召唤前尼托克丽丝就已说过,一旦仪式开始任何一个细小的因素都有可能造成偏差,为此他还专门选择了罕有人迹的地下工房。然而现在这一切都有可能被这条突然闯进的蛇打破。

     “该死!”咒骂出声的奥兹曼迪亚斯没有发现应召前来的从者早已现身。

     “杂种你在说谁该死!”简约却不是格调的衣着,昂贵的配饰与不怒自威的双眸是身居高位之人才能拥有的,还有那黑暗也无法掩盖的光辉。仅仅只从外观上来看,那条该死的蛇果然造成了召唤的偏差,对方是王不是王的辅佐者这点显而易见。但这些都不重要,有光之人,他奥兹曼迪亚斯从不讨厌。

      “真是胡闹的家伙”对于尼托克丽丝的解释,从者皱了皱眉头。

      “想要本王辅佐?别说笑了!”讽刺的语气令气氛变得更加压抑。

      “有光之人,和余打一场,若要余赢了就乖乖听话”孤高的王者,总是令人想要征服。收到宣战发言的从者征了征,看着对方笃定的神色在狂笑过后出了手。割开空气的利刃与缠绕电光的火球碰撞,激起的热浪卷着碎石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双方都相持不下 。感到意外的从者在认真端详了一会后,笑了出来。

       “有趣的家伙。本王收回前话,你的确有那个资格。那么在未来的六十天内,就由我吉尔伽美什辅导!”

        庭院内的莲花开的正好,围墙外的尼罗河孕育着无限希望。那顽皮的时间,总让人抓不住尾巴。王和王侃侃而谈着,他们迎风作对,共讨为王之道。他们驱车巡游,共商民风国情。一切都按部就班,双方都各取所需。但奥兹曼迪亚斯仍然感到有哪里不对。

             

               那可是,如黄金般耀眼的人啊。

 

       时间在飞跃,王在成长。日渐增强的国力令诸多邻国开始忌惮,感到威胁的他们决定连合在一起铲除这个隐患。

     “黄金的,闷了这么久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安插在敌国的眼线起了作用,收到消息的奥兹曼迪亚斯嗤笑出声。

     “吼?你在打些什么注意,想让本王去应战?”红色的眸子暗了暗,看向了坐在旁边的人。

     “收在鞘里的宝刀过久了也会钝的不是吗,难不成你怕了?”

     “哼,不过是一群杂种罢了,本王怎么可能会怕。”   虽然明白这不过是对方的激将之法,但自己也的确闷了太久。

       日暮已经西沉,只身前往战场的吉尔伽美什在看到上万人的军队后开始烦躁,那就像割不完的韭菜般一茬接一茬。随着从“门”内倾斜而出的宝具增多,吉尔伽美什感到厌倦。不想再过多纠缠,王之号炮席卷了一切,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奥兹曼迪亚斯竟然在此刻切断了供应。如此庞大的支出耗尽了仅存的魔力,缺魔的状态使脚步开始虚浮。

     “你这家伙究竟要做什么!给本王把魔术供路连上!”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奥兹曼迪亚斯,吉尔伽美什很是气愤。

     “黄金的,这样不就太过无趣了,难道你不想做一些更加愉悦的事情吗?”抚上对方姣好的面颊,奥兹曼迪亚斯暗示性的压低了嗓音。在看到对方没有拒绝后,笑着将其拉入怀里抱回了寝宫。

       对于缝制吉尔伽美什身上所穿之物的人,奥斯曼迪亚斯很是欣赏。那半遮半掩的裤袍极富挑逗性,他可不止一次的宵想顺着那裤缝摸到大腿内侧是什么感受,不过好在今晚便可一一尝试。抚摸着对方不盈一握的腰际,奥兹曼迪亚斯顺着那性感的锁骨一路吻了下去,随后润湿的指腹朝着那幽深之处探去,紧实的内壁对外物的入侵很是抗拒,仅仅只够容下一指。为了在进去时不弄疼他,奥兹曼迪亚斯只好捺住性子做好扩张,不过一切准备都是值得的,在进入时对方只是缩了一下身子,并没有露出太过痛苦的表情,放心下来的奥兹曼迪亚斯开始律动。

    “慢……慢一点”吉尔伽么什咬紧了下唇不让羞耻的声音溢出,但还是被顶弄到流出生理性的眼泪。

    “不诚实啊,黄金的”混杂着戏虐意味的低沉声音,末了还舔咬了一下形状姣好的耳瓣。使坏般加大了抽送的力度,对方果然控制不住的闷哼出声。被刺激到的吉尔伽美什剐了一眼在自己体内作乱的家伙,却不想这反而提高了奥兹曼迪亚斯的兴致。刻意的将吉尔伽美什的双腿抬高,好让对方更清楚的看见肉刃进出的全部过程。真是差劲的家伙,别过脸的吉尔伽美什想到。在一阵痉挛后,蕴含高纯度魔力的液体随着高潮填满整个内壁。

        吻着对方柔软的脖颈,奥兹曼迪亚斯发出满足的叹息。若能永远沉溺在这温柔乡里或许也是不错的选择。

        屋内,烛火依旧摇曳,窗外,狂风开始呼啸。

        次日的清晨奥兹曼迪亚斯没有叫醒还在熟睡的吉尔伽美什,那人被自己压在身下欺负了一夜,此刻定是疲累不堪的。在替对方窝好被角后,奥兹曼迪亚斯就看到站在门边的尼托克丽丝。

    “王,请随我来,我有话要对您说”看到奥兹曼迪亚斯小心的将房门关好,尼托克丽丝叹息了一声。

    “王,没有后代的王室会遭人诟病”

    “余知道”

    “王,他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余……明白”

       他怎么会不明白,吉尔伽美什就像流沙,一旦陷进去将再也出不来。而他也早已在这场追逐战中,深陷其中无力自拔。他所能做的,只有去祈求,去祈求那掌管时间的精灵

            

                 能不能慢一些,再慢一些……

    

     “黄金的——!”还是那般不留情面,在不知不觉中它已悄然逝去。望着怀中开始变淡的身影,奥兹曼迪亚斯慌了神。

     “看来本王的时间到了。不必悲伤!这种离别还不是最后。”拍了拍对方颤抖的身体,吉尔伽美什安抚到。

       奥兹曼迪亚斯听说过,回到那里的英灵会失去留存于世的记忆,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允许!

     “以三划令咒为代价,吉尔伽美什!余不允许你忘记有关余的一切!”他还是恐惧着,恐惧这没有吉尔伽美什的明天。

     “蠢货!本王可是绝立于初始的王!那些规定在本王身上不适用。真是的,你在害怕些什么啊。”愚蠢的家伙,本王怎么可能会忘记。

       在吉尔伽美什化为虚无的前一秒,奥兹曼迪亚斯的唇被一柔软之物轻触

                  “再会,本王所爱之人”

      看着空下的双臂,奥兹曼迪亚斯停驻了良久。

                    “再会,余亦爱之人”

        

        黄金的,  但请你放心,在这之后,余会独自走过慢慢长路,余会在此证明为王之道。

       余会创下传诵万代的宏伟之业,会在史诗之上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

     “拉美西斯二世”的名号将如雷贯耳,他的爱人是“吉尔伽美什”这永不会变。

       一切的一切只为讴歌于你的同在,遥远不远的前方余充满期待。

————完————

【拉二闪】如何花式虐狗


※以上一篇为背景         
※大量汪酱视角(不小心站了一下邪教 )
※全员向
※ooc

1
       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在躲过从天而降的花盆,楼口泼出的脏水,飞溅而起的泥渍后,英灵学校的高二生库丘林想到。他提前了解过的,每到新的一年时,学校就会调整一下宿舍分配。对于终于可以摆脱隔壁那两人的这件事,库丘林觉得自己获得了新生。想当初被宿管老师已没有多余宿舍为由拒绝请求后,库丘林的夜晚就被各种奇怪声音环绕。每每想起这种被狗粮支配的惧,库丘林只想糊那俩货一脸口水。不过好在他们马上就可以远离自己,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今晚就能睡个好觉。所以当看到吉尔伽美什和奥斯曼迪亚斯并肩走入原来宿舍的时候,库丘林就知道自己果然太天真了,上帝总是公平的,不是吗?
 
2
       从16岁开始,omega将因为生殖器发育成熟而进入发情期,而这时大部分的omega会选择一位可共度一生的alpha让其标记。只要标记完成omega便不会再受其他alpha信息素的干扰,并且只有进行标记的alpha才能闻到被标记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这大大提高了omega的安全。考虑到这一点,学校每过一年就会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班级宿舍调换,就是为了将完成标记的一对放在同一个班级和宿舍。而吉尔伽美什和奥斯曼迪亚斯本就在一个宿舍,为了避免麻烦,学校便没有进行调整。库丘林对于宿管的这一解释表示服气,它着实有理有据。可学校就没考虑过单身alpha的想法吗?老是听那种声音那个alpha受得了?单身没人权啊?啊!

3
      每个学校都有个问题班级,高二9班便是这样的一班,真正所谓6翻了的存在,班里的学生都极具个性。按理说到了高二,所有人应该团结一致互相帮助,可偏偏这群人一个不服一个。身为班主任的切嗣看到这一现象,认为该选一个认真负责的班长来协助管理,纵观全班能达到这一条件的只有齐格飞,只是齐格飞太过死板木纳,根本管不住这群没节操的。虽然有一个向着齐格飞的黑贞,但毕竟势单力薄,且黑贞一不爽二话不会说一句上来就是一记友情破颜拳,简直愈帮愈忙。无奈之下切嗣只好重新物色人选,想来想去切嗣想到了吉尔伽美什。他记得,在去年年会上,其优秀的领导能力曾令很多高管暗自佩服。但切嗣万万没想到吉尔伽美什本身是一个很随性的人,放任自流是其愉悦理念,认为说不定乱着乱着就能乱出有意思的事情来愉乐自己,以至于在吉尔伽美什当权的时候,比不管还乱。切嗣不死心,在又换了梅林,奥斯曼迪亚斯,爱德蒙都无疾而终后,最终选择放弃。他不管啦,太闹心了!一个利用权利大肆宣扬王的故事,一个从根本上就是和吉尔伽美什一伙的,还有最后那个整天就会哈哈哈哈,不干啦,不干啦,这活没法干啦!

4
      敏锐的爱丽丝菲尔发现自己爱人最近情绪很是低落,在询问清楚缘由后提供了一条建议——用寓言故事上的做法教他们明白团结就是力量。这让切嗣重新燃起了希望,于是第二天背了一箩筐干树枝的切嗣来到了学校。一切如爱丽所言顺利的进行着,那些细长的枯枝被一个个折断。但随着直径的增大,这群家伙变态般的力气也显露了出来。看着框子里的树枝不断减少,叼在切嗣嘴边的烟头开始不自然的晃动。这群兔崽子实在是超乎他想象的厉害!无奈之下的切嗣将压筐底的杀手锏取了出来,这是爱丽为了以防万一给他准备的绝对不是人类所能折断的直径。看到兔崽子们对这个枯枝毫无办法后,切嗣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看吧,就算实力再强也
……正按爱丽的方法讲出道理教育学生的切嗣就听到“咔嚓”一声,那个所谓人类根本无法折断的枯木被一直未动手的咕哒子轻易掰断。看到这一幕的切嗣,其嘴边的烟头,还有整整四十年来积累的世界观都随着这一声落地。而我们未来的校霸——咕哒子,用她那傲人的臂力告诉世人: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困难险阻都是垃圾!
       坐在下面的库丘林乐了,在被震惊后更多的是想看身为老师的切嗣如何把话圆回来。不过老姜还是老姜,就算被水焯过也依旧存有余辣。只听切嗣话音一转,说了句“哪怕敌人的实力再强,只要你有实力,多大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并顺便把咕哒子任命为新的班长。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不仅从侧面激励学生要努力向上,还把在武力上拥有绝对实力的人选为班长,厉害,真是厉害。而完美救回尴尬场面的切嗣在擦了擦虚汗后想到:小兔崽子们,我不能用道理来说服你们,那就找一个能用武力折服你们的人!

5
       高二9班的学生不仅个性独特,连在伴偶的选择上也很清奇。鲜少的alpha和alpha组合在这里有不少,高难度的omega和beta组合也大有人在,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重组的班级里,只有库丘林是单身。

6
       奥斯曼迪亚斯和恩奇度不对盘,这件事全校早已知道。但就在昨天,俩人从口角站发展成打架。据在场人表示,那天的场面极其暴力,整个过程惨烈无比。我们伟大的太阳王奥斯曼迪亚斯也在那天见识到了传言中能七天六夜的可怕力量。而身为导致事件发生的吉尔伽美什却在一旁看着自己的挚友欺负奥兹曼迪亚斯直到获得胜利, 只不过在恩奇度要按照规定带走自己时笑着以照顾受伤的奥斯曼迪亚斯为由拒绝了。

7
       在楼梯转角处看见恩奇都的库丘林听到了一句不得了的话,他有些害怕会被其灭口。

8
         奥斯曼迪亚斯想讨吉尔伽美什开心,应为六天前自己的过渡纵情导致吉尔伽美什二天也没下的了床。对此吉尔伽美什很是气愤,并连续三天没有搭理自己,这可是大危机!在查了大把的资料后,奥斯曼迪亚斯知道凌晨的时候会有一场难得一遇的流星雨,他打算乘此机会求得原谅。在一切准备就绪后,奥兹曼迪亚斯哄着吉尔伽美什来到了学校的天台,在被繁星点亮的夜空下,环着吉尔伽么什的腰撒娇般的蹭着,夜晚的凉风从他们耳畔边抚过,卷着奥兹曼迪亚斯轻柔的情话去往遥远的云层之上,随着第一颗流星的划过,那本缀满星的围布便被成群的流星覆盖。上来透气的库丘林刚好看到站在星光下的俩人,暗暗比了个中指后便抬头欣赏这难得的景色。夜晚,星光与微风,要是能再有个美人陪自己就更好了。趁着没人注意,库丘林合十了双手许下了愿望——
   
              “赐一个被老子迷到穷追不舍的人吧”

9
       库丘林的愿望实现了。就在昨天下午,高二9班来了一名转校生。真真的八尺壮汉,怒目圆瞪,且发型飘逸,胸肌丰满无比。在看到库丘林后,飞奔上去将其摁入怀中。其速度之快,力量之大,让人以为是遇见了失散多年的兄弟。还有,壮汉叫“赫拉克勒斯”

10
       自从赫拉克勒斯来后,库丘林就陷入东躲西藏的生活之中。只要被赫拉克勒斯发现,不管其当时在干什么,一定会立马放下手头上的事,或拖或抗将库丘林朝自己宿舍的方向带去,虽然大多会被敏捷性极高的库丘林逃掉。但赫拉克勒斯是个觉脾气,不抓到库丘林就不会善罢干休,于是每到课间休息或放学的时候,操场上总有两个追逐的身影,这也成了英灵学校茶余饭足后的笑谈。 尽管库丘林多次表示自己喜欢的是香甜柔软的omega,胸前有肉的那种,但赫拉克勒斯依旧表现出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对他狂追不舍。直到后来他才知道,赫拉克勒斯对自己胸前的那两块肌肉很是自信。库丘林感到绝望,他该怎么告诉他,自己要的是胸,不是胸肌啊!

11
      如果库丘林想对赫拉克勒斯说什么,那一定饱含着血与泪,但他目前只想告诉赫拉克“alpha和alpha真的不会有好结果的,真的!

12
      对了, 愿望还能退回去不?他不要了!

————完————

【拉二闪】记一个Alpha和omega的故事

※abo文
※欢乐向
※ooc
1
       吉尔伽美什是个omega,与一般omega不同的是,他是生理上的omega,风格做派的Alpha。并多年贯彻着“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这一真理。在一般人眼里,omega就应该依附于Alpha之下,在家循环“洗衣,做饭,生孩子”这三件事。但他吉尔伽美什怎么可能甘愿依附于Alpha之下。有一句话说的好:上帝关上你的一扇门后会留有一扇窗。吉尔伽美什是位幸运儿,从哇哇坠地的那一刻起,黄金律就像诅咒般伴随着他。也正应为这金钱运,使他有足够的能力购买抑制剂掩盖信息素,从而能和他的室友奥兹曼蒂亚斯一起平安无事的生活至今。没错,奥兹曼蒂亚斯是个Alpha。

2
        英灵殿中学坐落于冬木的中心位置,是占地面积最大,生源最广的高等学府。标准的两人间宿舍令无数菁菁学子为之向往。在这里,重度中二患者吉尔伽美什结识了另一位重度中二患者奥兹曼蒂亚斯。两人惺惺相惜,意气相投,关系好到同床共枕也不反感的地步。可惜,奥兹曼蒂亚斯是个Alpha。

3
       宿舍的分配是根据性别来选定的。为了保证娇贵的omega安全,学校专门建立起一栋宿舍,防止意外发生。而天不怕地不怕的吉尔伽美什靠着抑制剂伪装成beta骗过了登记的医生,入住普通宿舍。但没过几天吉尔伽美什就有点后悔,和他同一宿舍的奥兹曼蒂亚斯每次运动回来所散发出的信息素总扰着他心烦意乱,头痛不已。啧,为什么奥兹曼蒂亚斯是Alpha。

4
     在奥兹曼蒂亚斯生气或者进行比斗的时候,他的信息素就变得像炙阳所带给人的压迫感一样极具攻击性。以至于他坚定地认为这是太阳给他的加护,并因此号称为“太阳王”。吉尔伽美什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一看就是重度中二患者才有的想法,从此称其为“太阳的”。当奥兹曼蒂亚斯听到这一爱称时,很是感动。并给吉尔伽美什取了一个同样的称呼“黄金的”来表达喜悦。之所以取这一称呼,并不是因为吉尔伽美什的信息素是黄金味的,而是应为吉尔伽美什那诅咒般的黄金律。说起来惭愧,他奥兹曼蒂亚斯到现在也没闻到同宿人的信息素。吉尔伽美什对这一称呼很是满意。

5
   近日,住在奥兹曼蒂亚斯和吉尔伽美什隔壁的库丘林表示,自己时常能听见一些古怪笑声,其中还参杂着黄金,太阳等等字词。他有些害怕。

6
     即吉尔伽美什之后,还有一人的性别奥兹曼蒂亚斯到现在都没看出。那就是吉尔伽美什的青梅竹马恩奇度,Alpha,omega,beta的信息素在其身上并存,确切的讲,是轮番交替的出现。有传言说,这是一位可以七天六夜也一点事没有的可怕家伙。奥兹曼蒂亚斯不喜欢恩奇都,因为这个家伙总在自己和吉尔伽美什进行深入交流时出现,并将其带走。恩,别想歪,就是一起打游戏的时候。奥兹曼蒂亚斯表示,总有一天,他要将这个该放进大神殿里感受法老光辉的家伙,感受感受太阳王的愤怒。

7
   这几天,吉尔伽美什发现他的那位室友有些奇怪,时常对他嘘寒问暖,打饭带水如同家常便饭,极尽狗腿。吉尔伽美什怀疑其要不是有求于己就是有把柄落在自己手里。但他想了一天都没有想出是什么把柄,且这状况一直持续至今也没见他开口。 恩,果然还是脑子坏掉了。

8
       奥兹曼蒂亚斯认为自己爱上了一位beta,且已经达到了少看一眼心会慌,他人多碰一下会嫉妒的程度。
      事情发生在七夕节的早上,奥兹曼蒂亚斯同自己的妹妹尼托去食堂吃早点。在七夕这个虐狗大日上,情侣们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可以给单身狗造成成吨伤害的方法。于是当奥兹曼蒂亚斯踏入食堂后, 就看到Alpha的阿周那圈着omega的迦尔纳 的腰,beta的齐格飞红着脸咬下Alpha的黑贞递来的油圈,omega的梅林给beta的藤丸立香讲着王的故事,Alpha的的爱德蒙看着Alpha的咕哒子笑哈哈。妈的,Alpha和Alpha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奥兹曼蒂亚斯想,如果自己有大电球,一定给这里来上几下净化净化空气。
       等妹妹买好早点,奥兹曼蒂亚斯找到一个远离世俗的位置坐定后,就看到同宿的那位也来了,并在转过身后冲自己笑了笑,清晨柔和的光线打在对方好看的面颊上,将平时锐利的红眸削弱了几分,煞是好看。恩……心跳的有点快。

9
       吉尔伽美什最近很是憔悴,omega的发情期折磨的他整夜整夜的睡不好。常年使用抑制剂导致发情程度一次比一次剧烈,再不想想办法到下一次的发情期时将再也无法控制。现下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找一个可以共度一生的Alpha,二是将腺体切除永绝后患,但这会大大缩短寿命。一个是他一直想要避免的,一个是要付出昂贵代价的。吉尔伽美什感到头更疼了。

10
      不管吉尔伽美什如何不愿,发情期还是如期到来了。体内的那团火越烧越旺,不管他再怎么用冰水泻火,那种想被Alpha占有的欲望依旧越来越强。俗话说的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吉尔伽美什控制不住信息素的时候,奥兹曼蒂亚斯跑步回来了。吉尔伽美什当场就想用泥土板拍晕他,可惜腿软到连站都很困难。被Alpha的信息素刺激到,吉尔伽美什再也控制不住,如红酒般醇香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开。
       刚进来的奥兹曼蒂亚斯有些蒙,房子里香甜的信息素明确的告诉他这里有个omega需要标记。出于Alpha的本能,奥兹开始找气味的来源,当在浴室里发现因痛苦而蜷成一团的吉尔伽美什的时候,他感觉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迅速填满,而接下来吉尔伽美什说的一句话让他更是觉的在做梦,他竟让自己标记他!虽然应为欲望而导致说话断断续续,但那坚定的语气并不是浑噩之言。
       在进入的前一秒,奥兹曼蒂亚斯仍然觉得自己在做梦。

11
     住在隔壁的库丘林一晚上都没睡好,那若隐若无的omega气息和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让他开始怀疑人生。而在第二天早上看到奥兹曼蒂亚斯向老师请假的时候更是强烈:靠,老子要换宿舍,立马换!

————完————